金属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京还欢迎我们吗

发布时间:2020-07-13 18:37:48 阅读: 来源:金属桶厂家

“入园贵、入园难”也是打工子弟面临的难题。随着京城24所打工子弟学校被关闭,这些学校的“学前班”同时停办,到了上学年龄的孩子,政府安排分流,没到上学年龄的孩子,只得自谋出路,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流向未获注册的“黑幼儿园”。相对朝阳和海淀对“黑园”的温和,大兴在旧宫火灾后将实施更为严厉的措施,拟取缔数百家“黑园”,西红门镇就有25所幼儿园被责令关停,上万名孩子受到影响。

无处安置的学前班

年满6周岁的孩子都领到分流通知单,但“不到上学年龄,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26日下午,4岁的张瑞跟着爸爸张彦兵到朝阳区希望之星学校退学费,其他年满6周岁的孩子都领到分流通知单,能就近安置,他却没有。

“不到上学年龄,你们自己想办法吧!”听到这句话,张彦兵着急了,夫妻俩从早到晚打工,哪有时间带孩子?

相比幼儿园,打工子弟学校的学前班收费低,还提前教授部分一年级课程,受家长欢迎。朝阳区将台乡3所被关闭的打工子弟学校均设有学前班,学生总计三百余人,但在分流学校报名点的名册上,仅120人可就读一年级,剩余学龄前儿童没了着落。

周末两天,张彦兵带孩子四处打听,辗转附近数家所谓的“黑幼儿园”,“有的设施不错,但一个月要交上千块,便宜的也有每月三四百,但看着破旧,让人不放心”。

几经犹豫,张彦兵在离家不远的红色摇篮幼儿园给孩子报了名,每月700元学费,一学期三千,比学前班的费用贵两倍。

同在希望之星上学前班的李妞妞却面临失学。母亲马天津哪里能治牛皮癣为珍原先在学校做饭,学校关闭后,她失了业,难以负担女儿的幼托费用。

“家里还有上小学的儿子,爷爷奶奶看着,老人年纪大了,如果再把女儿送回去,怕照顾不了”,她考虑带孩子一起离京返乡,又下不了决心。

学校关停后针对学前儿童有无针对性的安置措施,“你心理健康知识提的问题我都不想回答”。

明天就是9月1日,已被责令关闭的朝阳区东坝实验学校仍在坚持,但在学校门前立的牌子上写着东坝乡的通知:“请在此学校上学的学生(包括学前班)尽快到西北门村委会进行登记,区教委将妥善安置您的孩子入学,确保学生9月1日正常上学。”

冯昌英带5岁半的女儿在村委会做了登记,被告知回家等电话。可几天过去,眼看就要开学,却依然没有消息。

“博雅学校和安民学校都去看过了,没有学前班”,冯昌英说,身边老乡的孩子,小点的在家待着,大点的送回老家,或送到“黑幼儿园”。“有的孩子都6岁了,还在上托儿所”。冯昌英不想这样,“托儿所什么都学不到,就是帮着带孩子,学费还高。”

到底有多少学龄前儿童在这次关停大潮中被“遗忘”?记者致电朝阳区东八间房村委会,询问村里流动人口中有多少学龄前儿童,学校关停后有无针对性的安置措施,相关领域负责人王敏以“你提的问题我都不想回答”为由拒绝采访。

海淀被关闭的打工子弟学校也面临相同情况。据绿园小学校长介绍,学校原有两个学前班共160余人,近90人不够岁数,不在分流学生之列,成了“弃儿”,大都流向附近的“黑幼儿园”。

攀枝花西装设计

白银西装定制

英德订做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