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村民被股东曝信息审查漏洞图【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7:14:20 阅读: 来源:金属桶厂家

◎文/图 首席记者郭俊

中国江西网讯 一次建档立卡贫困户的评选,牵出了九江修水众多村民身份信息被盗用的现状――一些贫困户莫名成为当地一农业合作社的股东社员。

记者调查发现,某些企业或向村干部获取村民身份信息,或利用职业之便收集村民身份信息,致使修水当地一些村民建档立卡贫困户的评选受阻,村民维权陷入困境。工商注册部门表示,由于仅对身份信息材料进行形式审查,这给不法分子留下了可乘之机。

专家表示,盗用个人身份信息已涉嫌侵权,建议工商增设“到场确认”环节,避免村民枉受信息泄露之苦。同时建议成立专门委员会,对使用个人信息的社会团体和个人进行严密监管。

“被股东”的村民

多位村民“被股东”

8月21日中午,修水县大桥镇街头,一位村民骑着摩托车在一家商店门口停下,他从皱巴巴的包中拿出了一叠纸张,放在桌上。

他叫谢密(化名),是修水县大桥镇山口村的一位农民,仅靠几亩田地过活,是个贫困户。

这一叠纸上,是一份企业工商信息查询资料:修水县鑫丰农机服务专业合作社(简称鑫丰合作社)成立于2012年11月9日,注册资金为268万。企业经营范围包括为成员农业生产提供机耕、机种、机插、机喷、机收服务。

但在股东信息一栏中,却写着谢密的名字,身份证信息也是他的,入股认缴额为1万元。

“我根本不知道这家企业,怎么就成了股东?”谢密慨叹道。

据介绍,2016年年底,大桥镇为当地村民办理精准扶贫户建档事宜,谢密是候选人之一。谢密本指望评上后,可以改善拮据的生活。但他没有想到,被告知无法评为精准扶贫户,原因是“在一家注册资金300万元的农业合作社入了股,不符合申请条件”。

“怎么可能?”情急之下,谢密托人在工商部门查询鑫丰合作社的信息,结果他还真是股东之一。

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股东中还有不少同村村民。他急忙去询问,结果村民们和谢密的遭遇一样,对此也不知情。

“我们根本不知道这家企业,莫名其妙成了社员。”当地村民樊雄军和樊淼华受访时称,他们分别患有二等残疾和三等残疾,被评为精准扶贫户候选人;但在鑫丰合作社的工商信息中,显示他们是股东社员,二人申请精准扶贫户也因此受阻。

“退股”遭拒的无奈

蹊跷之下,谢密一边向各个政府部门反映情况,一边根据鑫丰合作社的工商信息,按图索骥继续寻找与他有同样遭遇的村民。

“目前我已经找到了近50名村民,和我一样都是莫名成了股东,其中有贫困户、残疾人,也有普通村民。”谢密说,他们向政府有关部门及时反映了此事,同时找鑫丰合作社,试图“退股”。但在企业注册地大桥镇礼源村22组,村民们却没有找到这家企业。

经多方辗转,谢密找到了鑫丰合作社法人代表朱建清的联系方式,当他致电对方要求将“退股”时,却遭到了拒绝,“朱建清说没事的,不会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退不了股。”

但当村民们多次提出“退股”要求后,“朱建清开始不接电话了”。

谢密找到了当地工商部门,要求“退股”。工商部门告知:“无法直接‘退股’,必须要法人代表朱建清本人来处理这件事才行。”

谢密了解到,向法院起诉朱建清或许可以解决问题,但面对不菲的律师费用,他犯了难,“我们大多是贫困户,舍不得拿出这么多钱来。”

一时间,“被股东”的村民们陷入了维权困境。

粮油购销公司承认冒用村民信息

维权遇阻之下,另一个担忧又涌上了谢密等人的心头,“这个股东信息会不会影响政府的其他扶助,如果这家企业有负债,或者遇到了借贷麻烦,资金出现了问题,作为股东的我们是不是也要承担责任?”

令谢密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其与朱建清素不相识,对方是如何获取到他的身份信息,其成立鑫丰合作社的目的又何在?

新法制报记者联系上了朱建清,他表示,其系修水县大桥粮油购销公司经理。该公司于2012年前后从当地农民手中协议流转到了数千亩抛荒田地,约定由他组织耕种,农民的回报则是300斤稻谷/亩/年。

据朱建清介绍,2012年7月,他作为法人代表成立了修水县穗鑫粮食生产专业合作社(简称穗鑫合作社),并发展了97名社员。同年,为进一步发展壮大,他又成立了鑫丰合作社,发展社员223名。

“这320名社员中,除约50名是口头同意成为社员以外,其他270名社员均是我私自发展的,他们并不知情。”朱建清坦言,合作社的社员越多,能获取政府扶持的可能性就越大,所以他才会在未经谢密等人同意的情况下,使用了他们的身份信息,并虚构了数额不等的投资金额。

修水县农业局经营管理科副科长樊天文也证实,由于发展了大量社员,穗鑫合作社评上了省级农业合作社,这给其带来了一笔数十万元的补贴,而鑫丰合作社没有评上,也未获得任何补贴。

朱建清提到,村民的身份信息,是从大桥镇山口村和大桥村的村干部手中获取的,“我怕村民不同意,在经过村干部首肯后,没有跟村民打招呼,将村委会留存的村民的身份信息一一复印,最终拿到工商部门登记入股。”

但大桥村党支部书记樊长生不认可该说法,他表示,村委会并未向朱建清提供村民身份信息,这些信息是朱建清通过其他途径套取的。

“农民在粮站购买储粮仓时,只要提供户口簿、身份证等个人信息,可以按规定直补260元,朱建清可能是通过该途径获得了村民身份信息。”樊长生透露说。

山口村党支部书记朱铭南也表示,这并不是村里操作的,而是朱建清自己操作的。

朱建清否认了这一说法,但他提到,鑫丰合作社成立后从未运营,仅穗鑫合作社运营至今,但负债不少;为了支撑下去,他还用个人房产作为担保,以农业合作社的名义向银行借贷了上百万元。

监管部门陷“有心无力”尴尬

“这可能是企业钻了空子。”修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大桥分局副局长李建斌指出,就农业合作社发展股东社员而言,登记时仅需要当事人的户口簿、身份证复印件和捺印签名即可,而一些企业会利用这一点,盗用他人的身份信息,从而蒙混过关。

“难道有关部门不审查材料的真实性吗?”谢密质疑道。

对此,李建斌解释称,针对提交的股东社员资料,工商部门不会进行实质审查,仅进行形式审查,确认信息准确无误即可,并不会调查身份信息如何取得和捺印签名的真伪。

同时,由于新《公司法》正式实施后,取消了验资和年检,企业不再需要出具验资报告,企业资金开始采取申报制,工商部门也不会调查股东股金的真伪,一些企业若出具虚假入股材料不易被察觉。

“企业法人代表对所提供材料的真实性负有保证义务,一旦材料出现问题,由其自行承担责任。”李建斌说,监管部门也希望能杜绝村民“被股东”的问题,但除了涉及食品、药品和一些特殊行业需要实质审查外,针对农业合作社等普通行业并未规定须实质审查,这让监管部门陷入“有心无力”的尴尬。

当地成立调查组注销违法公司

对于众多村民“被股东”一事,江西师范大学法律硕士教育中心主任、教授颜三忠表示,由于朱建清套用个人身份信息的行为发生在2012年,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系2015年11月出台的《刑法修正案(九)》中的罪名,且此举也不符合此前的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的构成要件,按照“法不溯既往”原则,无法在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方面确定朱建清的刑事责任。

“朱建清的行为已涉嫌诈骗罪。”颜三忠补充道,朱建清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冒用他人身份信息的手段成立农业合作社,并借此骗取了国家政策补贴,属于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了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基本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建议当地公安机关介入调查。

若调查证实村民个人身份信息系村干部不经当事人同意而泄露给他人,那么涉事村干部则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不仅要依法承担民事侵权责任,而且要承担相应刑事责任。

业内人士则指出,面对农业合作社中盗取身份信息的多发情况,建议工商注册部门依法对农业合作社也进行实质审查,对股东和社员增设“到场确认”环节,彻底杜绝农民身份信息被套用的情况。

截至发稿前,大桥镇党委政府声明表示,在接到该镇部分群众疑似被窃取个人信息注册合作社一事后,大桥镇已成立调查组介入。目前吴林、樊雄军、吴金云等符合建档立卡贫困户条件的村民均都按程序被评为了建档立卡贫困户。

声明还指出,调查组已协调工商部门按规定程序将违法公司注销,现已登报公示,公示期满后自动注销。针对事件中可能存在的窃取公民信息等违法行为,调查组已协调执法部门进一步调查取证,将依法依规办理。

傲视战神

傲视战神下载

装甲荣耀无限金币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