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顶楼里的小房间【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5:29:19 阅读: 来源:金属桶厂家

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大全

“你终于来了…” 这是多么诡异的声音啊…就像几百年没喝过水一样。我…我到底在哪里?!眼前的路似乎走不完,黑暗得令人窒息…“你到底是谁?!” 我那绝望的叫喊声不断重复在这该死的黑暗中。不远处,终于让我看见有一把小火…“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颜佳馨。”

“喂!!!起床了!”这…应该是大哥的声音了。“快起来,别忘了,现在得去新家布置了!还不快走!” “好啦…”我不情愿的回答。

“咯!”妈妈把旧家的门锁锁上了。望着从小就住着的房子,心里只要一想到得离开时,就感到百般不舍。要不是爸爸的公司把他调职了,我们全家人都没想过要搬家。“好啦!我们前往新居吧!”爸爸高兴地说。这次搬家,最开心的就是爸爸。因为他不懂听哪个朋友的朋友介绍,居然能以非常便宜的价钱就买到一所独立式洋房。真是莫名其妙。那一所洋房不知为什么当我第一次步入那里时,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洋房的外表是随着欧美式来布置的,总共有3层楼。

爸爸把房子的大门打开,里面隐隐传来一阵冷风,似乎某种东西在迎接我们似的,一想到这我就起鸡皮疙瘩。“去整理一下你们的房间吧。”妈妈边说边走到她的小天地---厨房。爸妈的睡房在一楼,大哥二哥的房间在二楼。由于我比较喜欢宁静的空间,所以我选择顶楼的房间。至于顶楼另一间上锁的小房间,我就没听爸妈提过,可能是储存室吧。我把新房间从新打扫一遍,毕竟我得在这里度过我的岁月。

“砰!”怪了,我的扫帚撞到了什么东西...伸手进去拿好了...感觉上是一个很冷的铁制品,而且上面铺满了灰尘。什么东西啊...正想伸手把小盒子打开的瞬间,仿佛有一种隐约的声音在告诉我:“千万别打开!”

不听话的双手却向前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把钥匙,只不过是一把钥匙而已,有需要放在盒子搞神秘吗?心里真的很好奇,究竟这把钥匙是属于哪一扇门的。

“佳馨!有人打给你!”楼下传来妈妈的呼叫声。怪了,认识我的人不是都会打我的手机吗?最奇怪的是,我们才搬来一天,就有人懂得用新电话打给我了?

“喂...” 对方的声音似曾相识。“佳馨...还记得我吗?唐慧宁” 不...怎么可能是她?她,为什么又跑回来,是不是还想跟我争什么?

“怎么会是你?我们之间应该没什么好聊的吧?”我冷冷的回答她说。

“我...这次回来,是想和你和好的,我知道以前对你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对不起。”

“别奢望我会原谅你!”一时激动的眼泪就快流了下来,索性挂了电话算了...

“妹,你怎么了?”二哥亲切地问。

“没事...”免得在二哥面前继续流泪,只好跑回房间。

书桌上不懂何时多了一个小刀模型的钥匙圈。这...不就是当年和唐慧宁的友情约定钥匙圈吗?明明已经丢了,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算了,可能是被妈妈捡到了所以还给我的吧。这时手机显示了一封信息:

“佳馨,对不起,我承认。当年的确因为嫉妒而不择手段从你手中抢来一切属于你的东西,甚至还在舞蹈选拔赛前一天把你推下楼,好让自己可以代表学校参赛...真的对不起...之后你发现这件事后我也转校了。不过,转校后的我根本...”

信息只写到这里,就没了。原本打算检查发信者号码,没想到哪里居然显示:隐藏号码。随便,反正...我再也不想听她解释了。

第二天放学回家后,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冰箱上贴着一张便条:“佳馨,爸妈有个临时会议,你二哥今天得在同学家过夜,而我这个超级帅哥要去找我的一群宝贝约会了,你自己解决午餐和晚餐吧!大哥上。”

讨厌的大哥...那些喜欢他的女生是瞎了眼吗?居然丢下自己的妹妹在家...自己做完功课后,我又收到了一封信息:

“我的生活一点也不好,爸爸娶了一个女人来当我的后母。这女人毒得...从早到晚逼我做家务,自己却在一边过着少奶奶的生活。一天我忍不住了打算离家出走,没想到被她发现了,他想爸爸告状害得爸爸说要把我赶出家门!我真的很辛苦,不过却得默默忍受...直到有一天...”

信息再次写到这里就停了,突然觉得好困...

怎么又是这里?!那片黑得令人窒息的黑暗...又来了...

“佳馨,佳馨!”到底是谁?!!!为什么要一直带我来这里?!“你到底是谁?!”我用尽力地喊着,不过,得到的答复就是那一把干枯的声音重复的叫着我的名字...

“鬼叫什么啊你?!”一睁开眼,大哥站在我面前。

“你..你不是去约会了吗?”

“是啊,不过我的宝贝们临时要上课,所以我才回来看看你,没想到才一进门就听到你在鬼叫,吵死了!”

“你...没有人要你的关心啦...我要做功课了,你出去,免得我不能专心!”

“好吧,有事叫我!我要去睡午觉了。”大哥说完,把门关上就离开了。

最近怎么了?应该是压力太大了,不行,不想这些了!还是把心思放在考试上比较重要。

房间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就只有冷气的声音。这反而令我感到有点诡异,总觉得...有人...在背后...盯 着 我 ...一想到这,我的心跳似乎停止了...

“you got a message...”这把陌生的讯息 提示音,把我差点就离开身体的灵魂...瞬间拉了回来。

“直到有一天...我再也忍不住了!这该死的女人!趁她在睡午觉的同时...我...”

讯息写到这里,停了下来。一秒后,手机再次传来简讯...这是一张照片,照片里的环境好陌生...不过我却发现...似乎,有一个人躺在血泊中...把照片放大时,才发现...这...是大哥!

“you got a message!”

“我拿着她平时拿来吓唬我说要把我斩死的那把刀...慢慢走向她...一看见她的脸,我就怒火焚身!我一气之下,举起那把刀...那把刀,尖锐得发光...她察觉到,有一道光...惊觉得睁看眼睛的同时,我把一切的愤怒...一切的力量集中在这把刀上,用尽全力的向她的腹部插下去!她悲惨的叫声,仿佛淹没在一片血红里。一刀不够,我要报复他这些日子以来对我所造成的伤害!一刀一刀用力的插下去!再把她那突眼金鱼般的大突眼挖出来,把她那自称为美女的脸蛋割得血肉模糊。我把她那血淋淋的尸体...从沙发拖到顶楼里的小房间...越看越觉得愤怒,于是我把她的腹部割开,把她体内的内藏一件一件的挖出来...把它们一个个挂在小房间的墙上,再把她那已被掏空的尸体藏在橱柜下...然而,她那鲜红的血...仍然流了出来...接着,再跑到客厅所有的血迹全抹掉!”

到底怎么了?!是恶作剧吗?!

我把信息继续看完:

一小时后,爸爸回来了...他拿着公事包,一打开门就喊:宝贝!我回来了! 我很清楚,这不是喊我,而是他每一天对那女人的称呼!可惜呀...他的“宝贝”再也回不来了!太好了,今天开始...这里就是我和爸爸的天下了!“爸,我来帮你拿吧。”我亲切地说。

“你妈呢?”老爸却还是对我那么冷漠。

“我妈?妈咪不是已经去世很久了吗?”

“唐慧宁,你不要太过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到现在还不肯接受兰凤当你的妈妈!她每一天和我哭诉说你一直都在为难她!”爸生气地说。

沈阳做人流通常需要花多少钱

厦门人流的具体费用

海南白癜风专科医院哪里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