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安倍经济学前途未卜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3:10 阅读: 来源:金属桶厂家

安倍经济学前途未卜

2013年伊始,“安倍经济学”(Abenomics)这个新名词迅速窜红于国际市场及各大新闻媒体间,它是指日本第96任首相安倍晋三2012年底上台后加速实施的一系列刺激经济政策。具体来讲,措施有三,经济学家将其戏称为“三板斧”。第一板斧,宽松的货币政策;第二板斧,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政策;第三板斧,结构化改革,即包括《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放松管制和促进创新等在内的一揽子增长战略。  安倍经济学从推出的那一天起就广受质疑,即使日本经济一度出现的好转迹象也未能堵住众人的悠悠之口。8月12日,日本公布其二季度GDP增长率仅为2.6%,远低预期,使人们对安倍经济学的质疑再度蜚声四起。这一事件不禁令人们再度对安倍经济学的有效性打出了大大的问号。  安倍的“如意算盘”  安倍经济学的基本逻辑是:释放流动性――推高通胀和股价――产生财富增加效应――推动投资、消费和出口――实现经济复苏。  如果说这看来有些抽象,那么用安倍晋三的经济顾问、美国耶鲁大学名誉教授滨田弘一的话说就显得非常直白:“如果我们让某人钱包里的钱由1万日元增加到2万日元,那么这个人一定会比从前更加积极地消费。如果大家都积极消费,那么日本的经济就会迅速恢复往日的雄风。”  捷报频传,利好数据仿佛雨后春笋  截至今年6月14日,“安倍经济学”的前两板利斧已全部亮出。我们来看看效果如何:日本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率计算增长4.1%。对于长期低迷的日本经济来说,这已堪称“高增长”;5月日本工矿业生产指数环比上升0.2%,为连续4个月上升;零售业销售额同比增0.8%,是5个月来首现同比增长;新开工住宅数量同比增14.5%,为连续9个月增长,数据同样也很靓丽。日本央行7月1日公布的企业短期经济观测调查显示,6月日本制造业大企业信心指数比上次调查上升12点,也是2011年9月以来首次出现正值。就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月发布的经济展望报告中,也将今年日本经济增长率上调到1.6%。  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  应该说安倍经济学确实产生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但这种财富效应是否能够按安倍经济学的逻辑最终传导到了投资、消费和出口呢?众所周知,日本在这三方面存在着结构性问题。首先是产业空心化。日本以高端制造业为主,但劳动力成本高导致利润率低,因此企业往往投资海外,以致于有“海内一个日本,海外一个日本”之说。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二季度资本支出的意外下滑,显示即使在安倍政策可观的力度刺激下,企业方面还是没有能够有效的增加支出,固定投资增长依然缓慢。这说明,在产业结构未得到改造的前提下,金融缓和政策的效果局限很大。  其次,人口老龄化问题,这是日本经济的又一顽疾。2012年,日本65岁以上老龄人口占比高达25%,预计2030年老龄人口比重将提高至35%。老龄化人口比例过大不仅造成劳动力人口比例过少,还会抑制消费和社会创新,在降低政府税收收入的同时还会增加财政支出压力。在目前所实行的刺激政策中还看不到对此问题的解决方案。  出口是日本的经济命脉。在安倍经济学主导下,日元贬值虽然可以促进日本产品出口,但事实情况是日本已经连续10个月出现贸易逆差。究其原因,贬值导致原材料进口成本增加,另外受制于时滞效应,账面上的出口额增加了,但出口量不增反减。这意味着日元贬值并未真正带来出口的增长。今后日本的贸易形势能否改善很大程度上将继续受国际市场能源价格动向、海外市场景气状况等各种因素影响。日元贬值还造成民众生活成本增加。日本以食品为首的多种生活必需品价格从7月1日起涨,电费及部分航空运费及奢侈品也将提价,日本民众已经对此怨声载道。由于生活成本增加,日本在社会保障方面的开支也相应提高。  看来,安倍奉行的干预市场的凯恩斯主义解决周期性问题尚可,对于结构性问题一筹莫展。不但如此,安倍经济学还引发了一系列其他问题:  其一,市场波动性增大。5月23日,东京日经股指大跌超千点,拉开了日本股市连续大起大落的序幕。日本央行通过大量购入国债压低长期国债收益率的预期未能实现,日元汇率则明显受到美联储为主的海外央行政策和海外投资者心理的影响。  其二,政府债务高企。安倍靠举债释放流动性的经济刺激政策进一步增大了日本国债的规模。6月,日本国债首次超出1000万亿日元(11万亿美元),占GDP的240%,是发达国家中最重的。这不禁令安倍“上调消费税率”的讨论再度浮出水面。按照安倍的计划,日本将在2014年4月把消费税率从5%提高到8%,在2015年提高到10%。但这最好是在日本GDP增长达4.1%之后。但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然不利于上调消费税率。因为如果上调消费税,将抑制本就疲弱的日本消费,可能导致激进政策带来的初步复苏之路终结。但是,如果不上调,日本的巨额债务负担又难以承受,而且安倍政府还将面临信用危机。何时亮出这把双刃剑,都是安倍政府必须做出的最棘手的决定。  其三,国际上对日元贬值的批评。安倍经济学的超宽松货币政策使日元对美元、人民币、韩元均出现较大幅度的贬值。日本操纵货币的嫌疑,引发了贸易伙伴的抵触情绪,对于日本经济来说无异于饮鸩止渴。德国总理默克尔曾在与安倍晋三的会晤中表示:“日本推进日元贬值政策,对于以廉价劳动力作为竞争条件的国家来说是很不利的。”日本的超发货币还会使得其他国家相继加入货币贬值大潮,引发全球货币战争。  结构化改革——希望之灯  聪明的读者应该注意到,其实前面的效果与后果都是第一和第二板斧的,至于第三板斧即包括广泛的结构改革和解除管制在内的“国家增长策略”并没有涉及。实际上,安倍的第三板斧也是在今年6月5日公布、6月14日刚刚经内阁正式敲定的。其主旨可概括为,放宽各种行政管制,吸引民间资本加速进入医疗、健康、信息技术、农业、能源、公共基础设施等目前管制较多的领域。具体来讲就是三大计划:产业复兴计划、战略市场创造计划以及国际展开战略。产业复兴涉及就业市场、人才培养、布局竞争力、国退民进等;战略市场创造则牢牢依托新能源、新技术、新地区资源等全新的市场创造;国际展开战略则将重心放在战略性经济合作和文化渗透等领域。  但分析人士一致认为此计划“空洞”、“模糊”、“缺乏细节”。其实我们可以理解,因为结构性改革要面对的无一不是“硬骨头”——垄断行业(电力)改革、农业改革、医疗改革以及劳动力市场改革。哪一处不是对既得利益者的冲击,哪一处不须令旧体制终结?随着改革的深入将会触及更多人的底线。  综合来看,在安倍的众多改革选项中,农业和医药改革相对乐观,难点集中在电力(垄断)和劳动力和医疗保障三方面。  电力方面,要打破垄断绝非易事。这从日本海啸之后软银集团投资兴建太阳能发电厂但遭北海道公用事业公司拒绝使用一事便可管中窥豹。这方面的阻力异常之大。  劳动力市场更是安倍改革之中的难中之难。日本劳动力市场异常僵化,从二战结束后就长期存在的年功序列制和终身雇佣制直接导致了绩效管理体系的低效,企业僵化缺乏灵活性。长久以来的弊端要在安倍的两年任期内予以改变谈何容易?  日本是老龄化社会,老龄人口众多一方面使社会劳动力减少,一方面使社会福利开支增加。安倍可能采取的提高退休年龄、缩小保险领域、提高保险费等措施会触及普通大众的利益,阻力定然不小。  安倍经济学的本质上是压低大众生活水平,以普通大众生活水准为代价让企业赚到钱。劳动力市场改革将暴露出安倍面临的艰难的二选一命题:究竟是以企业为重,还是以劳动者为重?手心手背都是肉。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恰是考验安倍改革决心的“试金石”。安倍政府承诺将在9月份拿出一套更具体的提议,我们将拭目以待。  7月21日,安倍政权在大选中获胜,拥有了参众两院的控制力,这或许能助推其下一步的结构化改革之路。然而安倍经济学的改革议程是否会执行?如果执行,是否有效?这方面要下结论可能还需更长时间的观察。毕竟任何改革都不会一蹴而就的。希望安倍不要走当年小泉之路,在改革方面虎头蛇尾,裹足不前。  安倍经济学究竟能发挥多大效力,还是要看他的结构性改革可以走到哪一步。如果安倍经济学如果不能深入到关键的结构性改革上,那将不可能令日本经济恢复往昔的繁荣,只会使负面效果却越来越明显,日本经济必将陷入严重衰退,实现日本经济复苏真的只能是一个梦了。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